第一百一十七章 猜得对谁的秘密2

上一章:第一百一十六章 猜得对谁的秘密1 下一章:第一百一十八章 平白玷污我阿迟1

亲们,电/脑和手/机上都用www.bagezw.com打开访问,简单方便,一定要记住哦。

阮宁揣摩着他的话,想这四家,是指?

阮静金丝眼镜下的清俊面庞无意义地泛笑,再也没有少年时的促狭和温柔,他说:“我真的蛮好奇的,妞妞,你是真的不知道宋林对你……”

阮宁点点头,可是眼中却出现一刻的迟疑,过了一会儿,又肯定地摇了摇头:“他不喜欢我,大哥。”

阮静微笑: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超出我想象的聪明,从很小就如此。阮致很确定地告诉我,宋林非常花心,不喜欢任何女人,只爱他自己。但我对这说法并不认同。每个人都有软肋,也都有秘密,更有不愿承认的东西。”

阮宁说:“我比你还想知道,他抓着我不放的原因。”

阮静兴味很浓,他说:“妞妞,我同你打个赌,怎么样?”

“赌什么?”

阮静眸光深幽:“就用彼此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来赌,怎么样?如果宋林有一天主动告诉你他的秘密,就算我输,我也告诉你我的秘密。那个你最想听到的秘密。”

阮宁在阮家住了三天,阮二婶对她关怀备至,这回想必是真心的。她远嫁延边,远离老爷子的身旁,也远离了园子的核心,不必再担心她嫁给宋林或是旁人,一朝反转,咄咄逼人,养虎为患。

我对猫狗怜,因非我族类。

阮宁佯作不知,每天陪着爷爷说说话儿,听他嘀咕些老人才有的小烦恼。诸如“我脸上老年斑又长了一大块,妞妞我是不是大概再过二十年就要死了,天哪,我只能再活二十年好像很可怕”,或者“昨天栗老头儿说他三个孙女儿有两个都结婚了,眼瞅着要抱重孙了,呜呜呜呜,我只有妞妞一个结了婚的孙女儿,我又输了,不想输,呜呜呜呜”。

阮宁侧着脸看他,心想,这老头儿可爱得嗷嗷的。

她捏他鼻子,说:“您能再活二十年,就算烧高香了。”

爷爷在父亲死后精力已大不如前,瞧起来老迈了许多。大领导慰问这些老爷子,也诧异先前声如洪钟、笑容饱满的阮老居然就这样有了颓势,十二年前的丧子之痛让他颇受煎熬,军中派系林立,他四处奔走告状,说到儿子之死事出蹊跷,种种证据指明是由程平东所指使,如不严查程平东,他阮某便自裁。

军部对裁决程平东一事颇犹豫,来凭吊时,阮令老泪纵横,如燕子护着雏鸟一样抱着棺材泣道:“谁人无子,谁人又无孙,我死了儿子,如今孙女儿的命竟也要保不住吗?老妻只有独子,独子曝尸荒野,独子只有独女,独女又被人残害,昏迷数日,不知生死,您若不截了源头,我索性今日拿枪直接去毙了那个畜生,拼个你死我活,也省得他日后再施毒计。”

众人皆被此言所震,后来调查证实程平东果真是幕后主谋,在军事法庭审理之后,将他处决。只是审理过程并未公开,成了军部一桩盖棺定论了的案子。

阮宁握着他满是老年斑的大手,鼻子微酸,轻轻用手触了触老人这些年几乎全白了的头发。她想爷爷年轻时一定特别英俊,不然那么倔强的奶奶也不会在那么饥饿的年代依旧不肯改嫁,那么像爸爸的爷爷也不会这么招人喜爱。

阮宁带着如同看孩子的怜惜柔软地瞧着爷爷。

阮令想起什么,说道:“宋中元父母早逝,我以后给你哄孩子去。”br

>

他说完,就捂住了嘴,恨自己秃噜了自己调查过孙女婿的事实。宋中元祖父母、父母都在一场火灾中丧生,他如今是孤家寡人。

阮宁有点无奈地看着老头儿,她说:“老胳膊老腿,好好歇着去。”

他撇嘴,摇头道:“我瞧我那些下属,家里有女儿的,通通哄孩子去了。如今倒是不论外孙内孙了。我也给你哄去,你没有爸爸,你妈妈有自己的儿子,约莫顾不上你。到时怕女婿有微词,你生了娃我就去,咱龙精虎猛着呢!“

他说:“妞妞没爸爸,但是有爷爷啊。”

我的妞妞还有爷爷。

他为了孙女儿,甘愿俯首做个孺子牛,为了孩子的一生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她看着满头白发、白胡子、步履蹒跚的“精龙猛虎”,一皱鼻子,眼泪滚了下来。

十二年前,她离开爷爷的那一天,扭头的那一瞬间,看着爷爷用力地擦眼泪,便知道,这辈子再也不能替父亲和自己还尽这份恩情。

更小的时候,阮宁试图用很多很多话去表达自己的情绪,可是那些话说完,明明句句都很夸张,却哪句都没有力度。而长大以后,话变得很少,可是,每一句都不后悔。

没有人知道,那天的她走了很远,转头那会儿的微笑,其实,多想……换成哭着跑回爷爷怀里;

没有人知道,长大了的她说出的每一句没关系,通通……都有关系;

没有人知道,“不后悔”也有前提,前提是……没有人在意你后不后悔。

阮宁住在以前的房间,当年离去时收拾了大半的行李,却还留下一二小件,家中保姆阿姨收拾了存放在床下。

阮宁看了看,不过是她小时候的一些玩具、几本用完的笔记本和一沓信函。

信函从英国寄来,寄件人是她幼时好友程可可。她们通了许多年信,直至……可可父亲去世,可可人间蒸发,失了音信。

好一笔烂账。

当年程平东被枪决,可可与她母亲便瞬间与国内脱离了联系,想必她恨透了阮家,正如阮宁也恨透了她父亲一般。

阮宁默默翻开了那些信函,每一张字迹都还稚嫩张扬。当年的那个漂亮洋气的小姐姐,阮宁却从没恨过,相反还十分思念她。阮宁回想过去,自己幼时似乎只有这样一个小女朋友。她待小栓细致又温柔,是张小栓变成阮宁,变成小女孩时,幻想成为的模样。阮宁觉得等自己长大,便会变成可可那样的美人,因她想得单纯,似乎自己和可可的差距只有年龄罢了。事实上,当年少女时期的程可可,明艳不可方物,便是阮宁没长歪,想必也是比不上的。

信函中掉出一张照片,阮宁拾起来,是可可初中毕业典礼时的独照。

当年,便是这张照片,令她生了歆羡之心。

可如今再看,这张漂亮的脸竟如此熟悉。

阮宁颤抖着手点开费小费的个人站,同站门面上艳光四射的海报照片细细比对,却一瞬间,如坠冰窖。

除了发色、眸色,两张脸如出一辙。

海报上面英文签名“morphine”特异且明显。

从可可变成吗啡,她究竟经历了什么?

俞迟呢?死去的俞迟呢?他们究竟共同经历过什么?

阮宁有些诧异,觉得似乎有一条扽不断的线在扯着她往前走。

远在b城的卢安安似乎也在命运鬼使神差的安排下,同阮宁通了视频电话。他面容依旧英俊阳光,这会儿却有些沮丧:“阮宁,我知道那姑娘是谁了。”

“是谁?”

“俞迟养母的女儿,名叫作程可可的姑娘。她与俞迟都有另一重身份,从你当日同学会的种种表现,我想,你大概早已知道,程可可就是国际巨星费小费,而俞迟,曾是我们共同的同学林迟。费小费为了纪念林迟,从他死的那一年开始,代替他参加了本属于他的同学会,一切就解释通了。”

卢家清正之家,不会让他娶程可可,他的那些妄想可以就此打住。安安即使不甘心,也只能屈从于这种奇怪的结果。

他的初恋以奇怪的方式夭折,然后能够吐槽的唯一对象居然只有多年前的好友。

“俞迟的……养母?”

“俞家当年宣称俞迟在英国留学,但事实并非如此,程家伯母从英国回国,定居在b城,我也是如今才寻到她。”

阮宁问他:“为什么告诉我这些?”

安安笑:“其实我是受人所托,把这些调查的结果告诉你。虽然我不必全听他的,但不知道为啥,我觉得你是愿意听到这些的。”

阮宁泡了杯牛奶,低头也笑:“你知道的只是最浅的事实。那人定然还有别的,想要告诉我。”

安安吐了口气,望着b城雾气中灰蒙蒙的天,在挂断视频电话之前说了一句:“你们都是精明的,一二三,木头人,从小玩到今,沉不住气的总是我。我已经和程伯母约定,近期会见一面。我得知道,我的这段真挚的爱情是怎么从头到尾被现实撕碎的,这样才能彻底死心。”

阮宁喝牛奶,淡淡说了一句:“一厢情愿还问怎么没的?你不敢越过卢家追求她,她又不会爱你,你的这段爱情的确只剩下你说的——真挚。”

安安说:“我好歹当年在你离开园子时偷偷哭湿了好几床被子,你就这么对你哥们的,嘴怎么这么毒呢?”

阮宁说:“你们这群小王八蛋,承认迷上人家的脸是有多难?还这样比画那样猜,个顶个的深情,不是跳水就是肝肠寸断,有本事把喜欢的姑娘娶回家啊,嘛呢!演给谁看呢!大家都是社会人,清一色老毛兔子精,见不得这样装纯情!”

安安觉得阮宁最近火气忒大,弱弱问了一句:“太太口服液也不错,要不我给你寄一份喝喝啊好朋友?难道你男人娶你不是因为脸?我从前还说要是你嫁不出去我娶你,你瞧,这世上是有好男人的,至少我当年绝没图过你的脸。”

阮宁骂他:“你又不喜欢我,猪脑子似的,看不清哪朵花会吃人,你是我大爷!喝你大爷!”

宋家八月十八摆宴,庆祝宋四宋璨与北方军区张家二子张似订婚。

阮家悉数被邀,阮宁也在其列。

宋中元拍了张火车的远景,简短告诉阮宁:“任务完成,无伤。十八日到h城,不必接。”

推荐热门小说同学录,本站提供同学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同学录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bagezw.com
上一章:第一百一十六章 猜得对谁的秘密1 下一章:第一百一十八章 平白玷污我阿迟1
热门: 情人关系 穿成病弱白月光后我每天崩人设 男人都是孩子(无限关爱有限责任) 熊孩子改造系统[快穿] 盗墓笔记9大结局 青麟屑 水手服和白球鞋 反派a装o后总是装惨 我在恋爱综艺搅基 后宫·甄嬛传